西门庆隐射的是明武宗朱厚照?

分类:朱厚照 发布时间:2019-03-13 09:01

西门庆隐射的是明武宗朱厚照?

  《金瓶梅》是以一个小城镇,以一个发迹的商人及他的家庭拉开了中国社会黑暗的帷幕。作者把书中核心人物西门庆,塑造成当时中国昏君贪官与不法奸商的集合体形象,也充分展现出历史上以荒淫荒唐著称的帝王形象,揭露的可谓淋漓尽致。

  西门庆虽描写是“清河县数一数二的财主,有名卖生药,放官吏债西门大官人”,但从他说的“咱只消尽这家私广为善事,就是强奸了嫦娥,和奸了织女,拐了许飞琼,盗了西王母的女儿,也不减我泼天富贵。”话中,人们感到西门庆绝对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财主兼官僚,而象一个皇帝。西门庆挥金如土,唯我独尊,的的确确是个“皇帝”。西门庆背后的真人是谁?

西门庆隐射的是明武宗朱厚照?

  西门庆出场时不过是个财主,后升为金吾卫衣左所副千户、山东等处提刑所理刑,从品秩上讲也只是个五品官员。新科状元蔡蕴(蔡京的义子)、巡抚御史宋乔年等显赫官吏经过清河均拜会西门庆,还要送礼;其他大小官员更是唯西门庆马首是瞻。诚如王启忠所说:“这种状况在礼仪威严、尊卑有序的中国封建社会是不正常的,几乎是不应有的,一位堂堂正正的殿前大人,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到一个小小副千户家‘落座’。”这正说明西门庆身份的特殊性。

  对西门庆的家屋宅院的描写也可看到皇室后宫的影子,潘金莲大闹葡萄架就是注脚。西门庆与潘金莲肆无忌惮地在花园中演出一幅春宫园。这与皇帝行幸,从不回避亲近太监、宫女,习以为常,无所顾忌是异曲同工。

  宫中嫔妃一向是母以子贵,李瓶儿为西门庆生下官哥,地位顿时由卑为尊,西门庆宠爱有加,自然冷落了其他妻妾(嫔妃),潘金莲忿忿不平,一语道破真谛:“自从养了这种子,恰似他生了太子一般。”吴月娘、孟玉楼等西门庆众妻妾家人元宵节观灯,衣著锦绣,光彩照人,引得游客住足观看,发问:“贵戚皇孙家艳妾来此看灯,